By MBPDLPayday Loans

Samsung Galaxy Note II (n7100)变砖修复记

头一回把手机彻底变砖. 记录一下.

周日早上在上班路上觉得手机卡卡的, 随手丢进包里, 到公司的时候, 发现重启不能, 一直卡在samsung logo的地方.

切到cwm recovery界面下, 提示cache路径的错误

E: Can’t open /cache/recovery/log
E: Can’t open /cache/recovery/last_log

在菜单里如果选wipe cache的话就直接躺掉. 恢复出厂模式也没用, 更没法读外部sd卡的数据. 尝试换个recovery, 结果每次都换不成功, 进去还是原来的.

简单分析了一下, 应该是内置存储芯片没法写入, 要么是分区坏了, 要么是被锁了, 反正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 中午带着尸体就去珠江路了 -_-

手机是cyndi去年冬天在珠江路上一家水货手机商店买的, 保修卡在家里, 不过店员倒也仗义, 先修吧, 完事儿了再把保修卡带来就行.

这店做的有点规模, 门口是销售, 后面有一个开放区域是售后, 还”前店后厂”式的.. 售后区域就是一排小年青, 专门提供各种手机重装系统, 装软件, 装游戏的服务. 效率很高啊.

把手机奉上, 站在小哥后面看看他的操作, 基本上也是三脚猫, 无非是重复我的几步动作. 轮番尝试之后, 得出跟我一样的结论, 是芯片故障, 不过他们管这个芯片叫”字库”.

“字库”应该是行内的地下黑话术语, 跟字体啥的关系不大, 实际上就是指内置emmc芯片, 三星在去年年底前出产的一批emmc芯片有硬件bug, 当系统处理某些擦除指令(MMC_CAP_ERASE)的时候, 会有bug导致硬件损伤, 运气好的话可以用JTAG修复芯片硬件, 运气差的话(短时间循环读写几十万次到超出寿命上限)就直接废了(refer). 三星是flash卡大厂, 很多家手机厂商都用三星的卡, 所以, 出问题手机自然不止三星的几个特定型号, 当然大家也都闷声维修没像汽车似的大规模召回 — 这行业真乱. google play里有个app可以用来检测手机里的emmc是否有问题 — eMMC Brickbug Check . 如果你的手机芯片是在受影响的批次就要注意一点, 尽量把软件文件啥的默认都装外置存储卡上, 然后不要用第三方recovery做wipe, 也不要用第三方recovery安装东西(前面说两条就是俗称的”卡刷”), 另外好像充电状态下发生故障的几率也比较高, 把系统升级到官方4.1.2 ROM(据说CM的新ROM也行), 高版本做了处理, 禁用了MMC_CAP_ERASE底层指令, 一定程度上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回到周日中午, 接下来我要去丹凤街一个硬件维修点换芯片. 嗯, 水货手机商流程设计的不水.

是在金润发东北方向某处一个很小的不规则店铺, 纵向很深, 里面有很多维修隔间, 所谓隔间就是一个个大约70cm的横条桌子, 每张桌前趴着一小哥, 墙上贴了很多手写的A4纸: “三星区”, “苹果区”, “HTC区”, “LG区”, “国产区”… 让我想起了上家公司在欧洲的office, 那里承担EMEA的技术支持工作, 高高的办公室里就挂着各国的国旗…

一听症状, 小哥基本就明白了, 轻描淡写说换个字库就行. 接下来手机被大卸八块, 谢天谢地, 三星的手机是后盖打开拧螺丝的. 旁边一个小哥在用刀片拆ipad, 那场面, 两米内无人敢靠近啊.

在吹风机什么的伺候下, emmc被拆下来, 换一个上去, 手机已经可以开机了, 然后把IMEI号再用一个软件写进去, ok, 万事大吉了.

默认的emmc卡里带一个不知道什么版本的官方galaxy note ii(n7100)系统, 我看能用了么就先带回去慢慢折腾呗, 换emmc收费350块(后来把保修卡拿店里退给我了).

带回去发现不能连wifi, 也懒的折腾, 直接换个用着惯的系统就是了. 另外, 顺便检查了下新的emmc, 已经不是受影响的芯片了:

Note-II Sudden Death?
No. Sane ship.

但应该也不是正常渠道的卡, 出厂日期值是 03/1997 -_-|||

连上电脑开始自己换个用的顺手的干净ROM, 换完以后wifi是连上了, 却惊喜地发现电话没法打, 一直提示未在网络注册..

开始以为是基带版本问题, 但换了几个基带也不管用, 于是回想起了在丹凤街那个店里的店员最后一步操作, 是写入IMEI号, 这一步应该是用来避开手机对非正常范围内IMEI的检测.

既然在丹凤街弄进去的ROM可以打电话, 没道理我自己整的就不行啊. 在网上也查了一遍, 貌似已经有牛人为了绕过检测而把crack过的基带备份出来了(file). 不过我怎么试也不成功, 然后这个时候很sb的发现启动的recovery还是官方的, 还怎么也改不过来… Cyndi这时跟扫地僧一样在旁边来了一句 — “你root了么?” 囧, ro, ro, root… 然后找了一个带root的cwm recovery塞进去, 再更新这个crack过的基带, 世界顿时清静了~ XD

家门口也有春天的风景

昨天的狂风之后, 今天的天空颜色有点好转. 下午陪Cyndi在家附近走了一会, 小区后面有一长块原本规划的建筑绿地, 由于长期荒置, 被不知哪里的农民种了很多植物, 地是没有归属的, 所以农民也只花很少的心思打理, 很有草盛豆苗稀的味道.

翻出了相机, 上次使相机应该是2011年初出差爱尔兰的时候吧, 电池居然还有当时的余电.

先是楼下的樱花:

然后开车出来, 往北边走, 前年曾经大老远跑皖南看油菜花, 其实跟家门口也差不多, 呵呵. 远处还有正在修建中的新住宅楼, 不知道卖价几何. 有几处油菜花茂盛的, 大约一人高, 我需要把相机举过头顶才能有好的view. 只好站在花丛外边浅尝辄止了.

停车在路边的时候, 看到又一排的花, 对这个没有研究, 不知道是樱花还是桃花, 反正还挺好看就是.

没想到”梨花院落溶溶月, 柳絮池塘淡淡风”的世界, 就在自己身边.

Kindle Keyboard 3G+Wi-Fi

年前帮我爸买了一只盛大bambook, 买回来之后越发觉得e-ink效果很神奇, 于是口水了好一阵子Kindle. 今天突然收到Cyndi送我的情人节礼物, 着实惊喜了一把 ;)

先拆个封, 回头慢慢琢磨.




十年

用这个标题, 是说我到南京已经10年了.

从2001年8月底我被押送来这个从没到过的城市开始算起, 可能刚到的时候也有过憧憬啥的, 但更多的是跌跌撞撞吧. 这10年貌似一晃而过, 上一个10年不知道要漫长多少.

10年前的这个时候, 应该是刚刚军训完的国庆节, 我一个人在寝室, 除了出去上网打星际就是睡觉. 10年后的今天, 貌似跟10年前有那么点相似, 一个人在家, 不过, 除了睡觉就是睡觉.

仔细数一下这10年, 一地鸡毛, 把学上完了, 一共在两家公司工作过, 买房了, 买车了, 结婚了, 上个月也没贷款了. 好像就这么多.

不敢妄图期望下一个10年, 快30岁, 越来越没想法, 但求无过吧.

嗯, 其实没啥感觉, 一边骂着, 一边还得就这么过着.

(发现blog荒废很久, 这篇算是为了找话而找话?)

肺炎

这应该算我有记忆以来生的最严重的一场病. 好像也是第一次住院.

搞了个天翻地覆. 刚巧又正在T公司辞职之际. 用一场暴病为T公司的工作画上句号, 算不得完美, 倒可称得上别致吧.

前前后后折腾了将近两个星期, 期间朋友同事到病房探望让我受宠若惊 — 送来的水果, 我现在依然可以开个水果店, 绰绰有余.. Cyndi从生病开始就一直在身边陪我, 甚至还因为我住院而取消掉了她跟丈母娘去香港旅游的机票等一系列行程. 我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天天躺着挂水什么也不用做, 恢复倒很快, 昨天拍了片子, 尽管还有少量阴影, 但较之前好转很多, 加之也没啥症状了, 今天下午出了院. 回到家好好洗了个澡. 马上睡觉. 明天继续去上倒数计时的班~